过去,湖南第一家民营企业的业绩暴跌了60%。主席被限制消费。怎么搞的?

文:青黎

近年来,在“中部崛起”战略的带领下,不少中部省份的经济迎来蓬勃发展。例如安徽在2018年GDP总量就已经超越北京、河北,排名全国第11名。2021年第二季度,安徽GDP达到20576.53亿元,超过上海(474亿元),排名全国第10名。

而中部的崛起,绝不仅安徽一个省份。作为中部“双雄”之一的湖南,近年来的发展也非常之快,成为我国中部崛起的标志性省份。在2020年湖南GDP成功跨过4万亿大关,达到41781.49亿元的GDP总量,位列全国第9。2021年上半年,湖南GDP突破2万亿元,仍稳居全国第9名。

GDP稳定的排在全国前十名,湖南的经济实力可见一斑。实际上湖南经济之所以能够取得明显的进步,与民营经济的蓬勃发展有着很大的关系。要知道民营经济对湖南经济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民营经济在湖南经济总量中的占比接近六成。随着湖南民营经济朝气蓬勃的发展,越来越多规模庞大的湖南民营企业也不断涌现出来。那么,目前湖南民营企业的发展情况如何呢?

近日,全国工商联发布 “2021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中部地区共51家上榜,其中湖南上榜7家,分别是三一集团有限公司、蓝思科技集团、湖南博长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大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步步高集团、五江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华泽集团有限公司,其中三一集团更是湖南唯一的一家千亿民企,仅上半年就实现净利润100.7亿元。可以说是十分不错的成绩。而在数量来说,湖南2021年的上班企业数较上年增加1家,在全国排名第十三,较上年上升4位。

由数据可见,湖南的民企发展确实十分不错。然而细心地人们会发现,在2020年营收达到1055.95亿元,甚至超过三一(营收875.76亿元)和蓝思科技(778.61亿元)的湖南民企“老大”新华联却不见了身影,那么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提到新华联,首先要提的就是它的董事长傅军。1957年10月,傅军出生在湖南一个村庄里,性格有点当地的“霸蛮”,行事大胆激进,曾说过一句话,“要赌就赌大的”。

高中毕业后,他进入政府部门工作,1990年,在东拼西凑了1000美元后,傅军开始正式下海创业。他以外贸生意起家,将湖南的乳猪、乳鸽、莲子等土特产品卖到马来西亚,再把马来西亚的橡胶、木材等销往国内,在成功赚了自己的第一桶金后,他开始在北海、长沙等地做起了房地产。乘着中国房地产市场崛起的东风,新华联迅速做大做强。源源不断的现金流刺激了傅军膨胀的野心,于是他开始主动出击、全面撒网,涉足陶瓷、化工、汽车、酒业等等领域。

这个房地产起家的大佬,跨界成绩却让内行人都是刮目相看。1996年,傅军800万投资创办的山东东岳化工,在12年后,营业收入达到了60.68亿元,销售贡献率超过新华联集团营收的40%。

还有酒类品牌更是风生水起,1997年,新华联投资1000多万推出的“金六福”,近三年时间就做到了中国白酒榜单的前三甲,老大老二是茅台与五粮液。后续金六福完成了对安徽临水酒业、山东今缘春酒业等12家区域性白酒品牌合并后,年营业额已达60亿。到2002年,房地产、白酒、陶瓷等多元化生意已经为新华联贡献了约1.8亿的利润。

傅军曾说过:“搞一个产业,遇到周期性的变化你可能就死了;搞两三个产业的,可能还有回旋余地,这个不行那个行。我不主张大型民营企业只搞一个产业,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而这种“撒网”式的投资战略也一直是他所信奉的。

2002年打响“金六福”后,傅军挥举资本,跑马圈地,加速构建多元化商业帝国。

石油贸易板块,新华联是最早拿到进口原油牌照的28家企业之一,拥有多个大型油库和近100个加油站。

矿产领域,傅军频繁在全球范围内抄底镍矿、金矿等。其持有的新疆坡北特大型镍矿是全国第二大镍矿,储量超过200万吨。

金融领域,傅军不仅先后参股长沙银行、天津银行、宁夏银行、北京银行和大兴安岭农村商业银行等多家银行,还曾斥资20亿与卢志强、史玉柱等共同发起设立国内首家民营资本创办的再保险公司——亚太再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而新华联的成长,也让傅军收货满满——2019年8月,他荣获2019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第1511名。2019年胡润百富榜上,傅军排名第93位。2019年11月7日,2019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公布,傅军以109.6亿元财富值排名第238位。2020年2月26日,他又以330亿元人民币财富名列《2020世茂深港国际中心·胡润全球富豪榜》第524位。

然而一切都好景不长,所谓“成也多元化,败也多元化”。横跨地产、文旅、化工、石油贸易、酒业、矿产和金融等十几个行业的新华联,虽然懂得“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的道理,却不知道多几个篮子能够摊低风险,但是在企业精力有限的情况下,全面铺开十几个、几十个篮子,那这篮子本身也肯定不够结实了。

而实际情况也确实是这样,随着时间的推移,新华联的诸多投资都打了水漂。5000万美元战投乐视汽车和2500万美元入股ofo基本上都打了水漂;数亿元投资黑龙江响水米业,不仅没赚到钱,还因为其提供担保惹上官司;投资7亿元重整太子奶也没掀起什么波澜;因为投资暴雷的团贷网还陷入更大的麻烦。

2019年前三季度,新华联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56.25亿元,同比下降8.80%,净利润仅为1.63亿元,同比降幅达到46.64%,创下近五年最差纪录。到了2019年底,千亿资产的企业,居然连3亿元都还不起了!

2020年一季度新华联营收同比下滑61.1%。截至2020年底,新华联受限资产总额达251.7亿元,有息负债为230亿元,占其资产总额比例近半,到了2021年6月,新华联逾期债务本金合计达15.5亿元,年内到期债务则为84亿元。要知道,新华联早已处于亏损状态,其2020年归母净利润-12.86亿元,同比下滑258%,房产销售、文旅业务业绩均同比大幅下滑。

绝望之下,新华联开始卖身自救,甩卖资产、清仓股权,2020年2月,新华联清仓辽宁成大股权,回流资金13.39亿元;3月,新华联先后减持赛轮轮胎和北京银行股权,回流资金约14亿元;此外截至2019年末,新华联集团持有的新华联股份质押比例达到97.7%。

不过这一切,对接近崩溃的新华联来说都是杯水车薪。如今,曾蝉联湖南民企老大,而且连续14年跻身中国企业500强和中国民营企业100强的新华联,不仅旗下两家公司所持长沙银行 1.79亿股股权即将被拍卖,甚至连傅军也被限制高消费。这也意味着这个曾经湖南的民企“老大”仍旧远未摆脱困境,至于未来新华联是否能转危为安,我们唯有拭目以待。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珠宝品牌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jdzb.com/guonei/jinliufu/163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