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梦想的四合院珠宝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郭志强 | 惠州报道

10月30日—11月1日,“2021首届中国(四角楼)珠宝国际文化艺术节”在惠州四角楼国际珠宝创意园成功举办。

这是四角楼国际珠宝创意园的一件大事,此时恰逢园区成立一周年。四角楼国际珠宝创意园成立的初衷是为了解决惠州四角楼地区多年存在的宝石加工废水、固体废料等环境污染问题,助力当地宝石行业转型升级。

集中进园形成循环经济的闭环

惠州市小金口四角楼地区的宝石加工产业始于上世纪80年代。以博罗县罗阳街道办小金村为圆点,惠城区和博罗县交界处四角楼一带的村庄,聚集了众多大大小小的宝石加工厂,最高峰时曾高达4000多家,每年产生几万吨废料、几十万立方米废水,给当地环境造成了严重污染。

四角楼国际珠宝创意园的诞生正是在当地环境治理与珠宝产业转型的迫切需求背景之下,通过环保科技创新,打造宝石加工行业循环经济的示范园、节能和“三废”集中治理的示范基地。珠宝小作坊进入园区后,统一进行污染处理,从源头根治污染废水不外排,固废则“变废为宝”回收再利用。

“原来一个个小作坊散落在村里,如果不集中进园,废料就无法通过环保科技进行处理,变成资源,变废为宝,形成一个循环经济的闭环。”四角楼国际珠宝创意园总工程师何建昌说,引导宝石加工商户集中进园有利于集中分类加工、集中运营、集中处理。

“你看,整个园区的废水都会先在这里集中处理。”在园区的大楼高处,何建昌指着废水处理系统对记者说,“废水在那里处理干净会重新返回,供商户在加工宝石时再次使用,如此循环往复,废水根本不外排。”

与此同时,宝石切割产生的废料,经循环利用,还可以变成高品质的矿物颜料、建筑材料、各种首饰和工艺品。

不止于此,四角楼国际珠宝创意园执行董事叶树东的目标是着力打造彩色宝石跨境电子商务完整的产业链和生态链。他要将整个园区打造成中国彩色宝石饰品制造基地及世界彩色宝石原料集散地、贸易基地和彩色宝石之都。

一个产业要形成集群效应,产业链必须要完整。

四角楼的珠宝产业特征是两头在外,即从国外进口原材料,再接海外订单加工后,销往海外市场。因此,园区“原料集散地”和“贸易基地”的打造尤为重要。例如,很多原材料要靠进口,如果园区能成为原材料的集散地,统一在海外大量地集中购买,价格一定更便宜;当然,在园区买到便宜的原材料之后,生产成产品后怎么卖出去,也是关键。

叶树东说,他们已经成立了外贸公司,一方面帮助宝石加工商户进口原石,另一方面也帮他们拿外贸订单,帮他们销售。这样商户不用出园区就能搞定上下游,可以安心生产,也节约了成本。

叶树东的想法是促进彩色宝石跨境电子商务线上、线下联动。毕竟,线上销售以及国内市场增长已经无法忽视。

四角楼国际珠宝创意园的合作伙伴、TTF高级珠宝品牌创始人兼艺术总监吴峰华举例,深圳一家做彩色宝石的厂商进行一场直播,可以卖到70万元,这在之前是不可想象的。

吴峰华认为,随着更多的国人对艺术和色彩有追求,彩色宝石在中国市场的空间已经开始显现。

他预估,彩色半宝石的产业聚集效应将达到1000亿元的市场规模。因此,在他看来,四角楼国际珠宝创意园未来的市场和想象空间不可估量。

打破赚“辛苦钱”的窘境

前提必须要解决一个问题:走出赚取产业链最底端“辛苦钱”的窘境。

何建昌说,四角楼这一带的宝石加工一直处于产业链的最底端,宝石加工商户从上游的石料进口商那里拿到原石,加工卖给下游的外贸公司再出口,赚了一个最底端的“辛苦钱”。“老外拿宝石加工商户做成的宝石,搭配成自己设计的产品,价格就不一样了。”

曾在法国从事高级珠宝行业多年的吴峰华举例,同样一颗彩色宝石珠子,从国内到了法国,经过镶嵌和工艺升级,能产生10倍的溢价。它的升值空间是巨大的。

叶树东立志要改变四角楼珠宝产业廉价加工的窘境。四角楼国际珠宝创意园设计了打通上下游、建立品牌的路径。

在品牌建设方面,四角楼国际珠宝创意园一方面通过建立宝石博物馆、举办国际珠宝展等各种方式,传播创意园和“四角楼珠宝”的整体品牌,提升“四角楼珠宝”在中国乃至世界的彩色宝石、珠宝行业的地位;另一方面,通过和一些设计师合作,开发特色产品,建立面对消费者、能够“带货”的细分品牌。

“经过数十年的沉淀,四角楼珠宝业有十几万种产品,有最好的工艺,那缺少的是什么?就缺少我们自己的品牌和拳头产品。我们要通过创意园区跟各大珠宝设计商合作,打出中国制造的品牌。”叶树东说。

吴峰华即是他们的合作设计商之一。“2021首届中国(四角楼)珠宝国际文化艺术节”上,来自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以及国内18所高校的专家、学者及知名珠宝设计师应邀出席,并举行了“中国(四角楼)国际彩色宝石设计创新学术研讨会”。

叶树东正在积极整合珠宝产业的“产学研创”资源,让进入园区的宝石加工商户们共享资源。

“全国大约80%的彩色宝石加工来自四角楼,这里的宝石加工业在世界上也颇有名气。”何建昌说,他在2012年去美国时发现,一些老外知道宝石是从四角楼来的,却不知道惠州,四角楼在行业里比惠州还出名。但四角楼珠宝在产业链上的价值以及在世界珠宝行业的地位显然是与其名气不相匹配。

“我们计划打造、孵化一批品牌,帮助进入园区的企业转型升级,让整个四角楼珠宝在世界珠宝行业拥有一定的地位,这也是在推动珠宝行业从最低端的来料加工向高质量发展。”

叶树东的野心不止于此,假以时日,他还想在四角楼国际珠宝创意园的基础上,打造一个珠宝文旅小镇,实现产城融合,促进当地的乡村振兴,为当地乡村振兴打造一个特色品牌。

那是后话,当下,对于叶树东来说,最重要的是怎么让园区外散落在各个村落继续在污染环境的那700多家珠宝小作坊进园。这既关系到当地珠宝产业的转型升级,更关系到当地的环保整改和治理。

但显然,这不是单靠企业和企业家的努力就能实现的,政府的角色不可也不应缺位。

专访TTF高级珠宝董事长吴峰华:

扎根中国文化,让珠宝品牌迈向国际之巅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郭志强 | 深圳报道

“我们一直坚持认为,中国当代设计走向世界,一定要根植于我们本民族的文化和艺术,从东方文化的当代艺术展现给西方精英以教育与启迪。”12月5日,TTF高级珠宝品牌创始人兼艺术总监吴峰华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表示,一个14亿人口的国家,不可能诞生不了世界顶级精品品牌。

2008年,吴峰华创立中国第一个当代高级珠宝品牌TTF,品牌名称从法文Transmission Traditions Fortune(世代传承)首字母缩写而来。吴峰华表示,这是“关于设计美学、匠心技艺和价值内涵的一种世代传承”。

10余年间,吴峰华见证了中国高级珠宝走向国际的艰辛历程,成功将TTF全球首家旗舰店开到法国,成为首个入驻全世界高级珠宝聚集地巴黎旺多姆广场的中国珠宝品牌,成功将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推向世界舞台。

改变国际市场对中国珠宝的刻板印象

历经千年发展,珠宝产业具有深厚的文化积淀和稳定的消费基础,因此珠宝首饰行业变化小而寿命长。

国内珠宝产业多集中在广东特别是深圳地区,不同于深圳等地完善的珠宝产业链、浓厚的创新创业氛围,国际珠宝设计竞技场对中国的外来创业者的态度不太友好。

全球顶级奢侈品牌多诞生于欧美,具有成立时间久、皇室贵族背景支持、品类引领等特征,品牌再造复制难,这也造就了国外高端品牌的一种“优越感”。这些国际品牌对中国珠宝企业更多的是一种敌意:只会抄袭、无原创性、无设计感。

10余年间,吴峰华经历了在国际顶级钟表珠宝展览上被同行指指点点、在全球珠宝行业顶尖赛事遇到中国设计师作品被排挤在入围名单外等情况。

如何改变国际市场对中国高级珠宝品牌的“刻板印象”成为吴峰华的心结。

2013年,吴峰华再一次强烈感受到了国际珠宝行业对中国珠宝品牌的“歧视”。有一次在法国巴黎参加珠宝行业展览时,吴峰华和同行都不约而同地拿出手机拍摄作品留念。当结束参观走出会场时,吴峰华被珠宝行业协会人员单独拦下了,他们出于版权考虑,唯独要求他把手机里拍摄的珠宝作品照片全部删除后方能离开。

“这种屈辱感强烈刺激了我,在国际市场上,中国珠宝品牌要国际化别无他法,要想赢得同行的尊重,只能用作品硬碰硬。”吴峰华下定决心,要在法国做一个一流的展览,让法国同行们随便拍照。由此推动了TTF“2014欢乐春节·中国风格——马年生肖珠宝设计发布暨展览”的举办。这场史无前例的巴黎马年生肖珠宝设计展览的成功举办,确立了TTF品牌在国际珠宝设计领域中的地位。2017年2月,TTF再次举办“欢乐春节·中国风格——中国生肖珠宝设计发布暨展览”,引发轰动效应。

从2009年创立TTF,到2018年将品牌旗舰店开进被誉为全世界高级珠宝品牌聚集地的旺多姆广场……10多年的坚守,吴峰华经受了各种挑战,最终带领TTF在坚守本民族文化的创新上走出了自己的道路,推动中国珠宝品牌的国际化进程。2020年,吴峰华入选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创新创业人物和先进模范人物。2021年,吴峰华受聘为四角楼珠宝创意产业园艺术总顾问,立志用具有国际视野的专业价值指导四角楼的创新发展,从产业链的角度提升四角楼的创意价值。

未来8~10年,四角楼珠宝产业可达千亿规模

中国珠宝业发端于20 世纪80年代中期。受益于改革开放后国民经济的持续高速增长,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中国珠宝业起步虽晚,但发展较快,很多重要的珠宝产品如黄金、钻石、宝玉石等的消费在世界位居前列,并成为世界重要的珠宝首饰加工中心之一。

华创证券研报认为,中国的珠宝产业起步晚、发展快。目前中国内地珠宝市场规模已达7502亿元,全球占比33%。与欧美不同,中国内地珠宝行业头部企业均为定位大众的中高端品牌,高端奢侈品型的品牌和定位特定细分市场的特色品牌亦占据一定市场份额,其余大量市场被中小品牌瓜分。

吴峰华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国内珠宝产业要定位做高级珠宝品牌,如果只是停留在来料加工等初级水平,在设计水平、知识产权保护、品牌建设等方面是无法与国际珠宝巨头同台竞技的;而要达到国际一流水平,必须全方位提升自己在产业链各环节的竞争力。

在2017年中国生肖珠宝设计发布会上,法国影星苏菲·玛索佩戴TTF设计的作品《玉兰花开》,当时就让很多国际同行感到惊讶,甚至被视为“中国高级珠宝的奠基性作品”。

“这件作品把中国传统的翡翠雕刻、和田玉雕刻工艺和法国高级珠宝的精工工艺做了完美的融合,灵感则来源于中国传统文化中对玉兰花的美好定义。”吴峰华说,“这类作品法国同行单独没法做,而我们做了6年了,三易其稿,正是因为这件作品,TTF品牌在国际高级珠宝领域有了一席之地。”

全球各区域珠宝市场分为全球性高端品牌、本地中端品牌、低端杂牌3个梯队。目前,我国珠宝首饰市场也已形成境内品牌、香港品牌、国外品牌三足鼎立的竞争局面。其中,高端市场主要被Tiffany、Cartier、Bvlgari等国际知名珠宝首饰品牌垄断。

国内珠宝产业如何走出中低端发展路径?采访中,吴峰华以四角楼珠宝创意产业规划为例分析,他认为:“目前四角楼彩色宝石设计形式单一、价格和附加值偏低,且产业链基本还处于初级阶段。产业规划部门应以乡村振兴、环保升级和彩色宝石价值提升为核心,从目前以毛坯发展交易的业务板块入手,提升彩色宝石的切割、切磨技术,并延伸至以品牌化建设和国际时尚化、产品高端化为发展目标,创新发展彩色宝石产业链,助推产业链升级,致力把四角楼打造成世界性的彩色半宝石产业中心。”

广东惠州市珠宝玉石行业有悠久的历史和产业基础,早在上世纪80年代,四角楼一带就民间自发地形成了宝石加工聚集区,经过几十年发展,不仅在本地形成一个规模庞大的产业集群,同时也带动了惠州市珠宝行业的发展,成为全球知名的彩色宝石加工基地、彩色宝石集散地。

“珠宝产业要做大做优还得基于对民族文化自信、融合国际一流工艺建设品牌价值的理解,来对标国际珠宝高端品牌。”在吴峰华看来,未来8~10年,像国内四角楼珠宝创意产业突破千亿规模是完全可能实现的。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21年第23期)

2021年第23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珠宝品牌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jdzb.com/guonei/179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返回顶部